MoyaTao_夏末

微博👉MoyaTao_夏末
最好不过黄子韬,圈地自萌亲妈饭。CP瞎嗑,没事唠唠,投喂安利不挑食,图一乐呵别认真。

【德哈】Он дракон (他是龙)03

前文戳主页。
私设德拉科会龙化。

§一切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
03  龙人血脉

“波特先生,请问是你那巨怪智商的脑袋已经忘记了如何思考时间?还是你觉得身为救世主在一节无关紧要的魔药课上迟到理所应当?”
“教授,很抱歉,我……”
哈利平复了一下因为跑得匆忙而变得急促的的呼吸,下意识想要辩解却一时语塞。他能告诉斯内普昨晚他被一头龙抓走了,还和马尔福在有求必应屋度过了一个古怪的夜晚吗?!别说斯内普,如果有人把这些话说给昨天之前的自己估计都能被当成神经病。
哈利目光扫过德拉科,那家伙和平常一样坐在一群斯莱特林中间扬着眉毛一脸讥笑看他出丑。杀千刀的马尔福!竟然自己起床留他一个人睡到在斯内普的课上迟到!早知道就应该把他丢在天文塔上自生自灭!
“看来波特先生并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格兰芬多扣十分。波特,把你的作业放在这里回座位上坐好!”
“呃,抱歉,教授,我没有完成作业……”
下面坐着的格兰芬多小狮子们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哈利硬着头皮迎上斯内普阴沉的目光,在看到他嘴角勾起的一抹扭曲的笑容后,暗暗地在心里哀嚎起来。
“看来波特先生觉得单单是迟到还不能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或者是你已经觉得自己在魔药学上足够有天赋,不需要完成你愚钝的魔药教授布置的作业。”斯内普的话让斯莱特林的小蛇们低声嗤笑起来,哈利被蛇王喷洒的毒液从头淋到脚,为格兰芬多即将扣去的分数感到不安。
蛇王大人冷哼了一声,轻飘飘地喷洒了最后一滴毒液,“很遗憾波特先生,格兰芬多再扣去二十分,周四晚饭后来我办公室关禁闭。现在,滚回你的座位上坐好,马上!”
哈利根本不敢反驳那天还有魁地奇训练,只能在小狮子们恼火的哀嚎中,羞愧地溜到最后一排罗恩旁边坐好。
“哈利!”赫敏红彤彤的兔子眼混杂了担忧懊恼和欣喜。哈利刚想开口讲述昨晚的经历,就被斯内普教授阴森森的眼神一通扫射,大有哈利再犯错就准备给格兰芬多扣去一百分的意味。
哈利连忙挺直了腰板,佯装出一脸认真的模样,等斯内普移开视线才低声说道,“我没事,下课再说。”

“什么?!你说你和那只臭雪貂——唔嗯!”
哈利松开满脸通红的罗恩,心虚地瞥了一眼斯莱特林长桌上那颗铂金脑袋,转头对满脸不可置信的好友嘟囔着,“抱歉伙计,要是给斯内普知道我还夜游,简直不敢想象,我可不能再给格兰芬多扣分了……”
“哈利你不觉得奇怪吗?龙不见了,马尔福却出现在那里。没有一个正常的人会那么晚爬上天文塔只为了吹吹风的!”
哈利看着赫敏严肃的表情,陷入了沉思。
“这还不简单?龙肯定是那个臭雪貂养的,他爸爸是校董,完全有可能允许他的宝贝儿子在学校里养一头龙。龙袭击了你,那家伙准是怕被开除,所以跑去赶走龙。”
赫敏倒是难得有赞同罗恩的时候,也跟着轻轻点了点头,“我觉得有必要和邓布利多说一下,不管是不是马尔福搞的鬼,学校里有一头龙也不是小事。不过不能说唤龙曲的事,不然海格会受牵连的,我们下午保护神奇生物课找机会和海格讨论一下。”

“噢哈利!能再看到你真是太好了!你真的没事吗,有没有受伤?都怪我……”海格说着豆大的泪珠又顺着浓密的胡须滚落下来,哈利只好再一次安慰海格告诉他自己依旧活蹦乱跳一点儿事都没有。
海格哽咽着打了个泪嗝,拿出一张巨大的手绢擤了擤鼻涕,才终于平复了情绪,继续说道:“大难不死的男孩!要知道被唤龙曲召唤来的龙抓走的祭品从来没有活着回来的,要是哈利真出了什么事,等邓布利多外出一周回来,我怎么——”
“邓布利多这一周都不在学校?”哈利出声打断了海格的又一轮自责,和赫敏罗恩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茫然。
“海格,你说祭品没有活着回来的,那有没有可能龙的主人会阻止龙伤害祭品?”
“不可能的!”海格冲提问的赫敏摇了摇头,“除非……是龙认定的配偶。这种情况很少出现,毕竟很少有人能接受与残暴的龙相恋,而且因为龙人血脉的存活率很低,已经有好几个世纪没有听说过了。”
“emmm…没准那是头母龙,看上哈利了!”罗恩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猜想。
还没等哈利的白眼翻起来,赫敏就已经替他反驳了,“得了吧,是哈利足够幸运!要不是那头龙受了伤,哈利这种豆芽菜小身板还不够它塞牙缝的。”
哈利自动忽视了赫敏对他身材“豆芽菜”的评价,抓住了一个重点,“受伤?普通的魔咒能伤到龙吗?”
“是赫敏的切割咒击中了龙的腹部,那里没有厚厚的龙鳞保护。可怜的小家伙……”
“海格!”
“呃,我是说,哈利简直太幸运了!”
腹部受伤?哈利皱了皱眉,回想起了德拉科腹部那个可怖的伤口。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可还没等他抓住些头绪,就到了上课时间。

    如果问德拉科最讨厌的课,那个傻大个儿的保护神奇生物课绝对能排上前三。尤其是今天他拎出一桶龙血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德拉科简直要被那浓烈的味道熏得想吐,本来就病怏怏没有血色的小脸变得更苍白了。
该死!这个愚蠢的家伙!他难道不知道龙血会吸引同类吗?尤其是在昨天还亲眼见了龙之后。是的没错,他就是那头龙,准确的说是马尔福祖先的龙人血脉。
据父亲说,在曾祖父之前的马尔福祖辈还不得不面临一年两次的龙化期,但从那以后的马尔福只会在临近成年的时候龙体不稳定被迫龙化,成年后就渐渐能抑制住龙人血脉的影响,偶尔龙化释放一下就行,对日常生活不会造成影响。
而德拉科就处于临近成年的不稳定期,他的情况院长和校长是知道的,还在禁林特地给他设了一片区域供他抑制不住龙体时暂处。德拉科自从儿时看过父亲在庄园后山龙化时帅气翱翔的模样之后,就一直期待着自己龙化期的到来,可他从没想到被迫龙化初期的感觉是那么难熬,别说翱翔了,他就只想趴在林子里一动不动。
昨天他正趴在林子里闭目养神,结果听到那个愚蠢的傻大个儿唱的劳什子唤龙曲,瞬间血脉偾张丧失了理智,仅存的记忆就是破特那双受了惊吓的绿眸,等他再找回意识,就已经在天文塔上了,自己还受了伤。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德拉科又狠狠地瞪了一眼始作俑者。海格显然也注意到了躲在一边不愿意凑近的斯莱特林们,随手拽过马尔福家的小子,准备拿出点儿教授的威严。
该死,这个蠢货手上沾了龙血!德拉科一个踉跄,甚至有一瞬间感受到了衣服下的龙鳞,他喘着粗气,恼火地吼道:“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你这个肮脏的半巨人!”
“马尔福!你怎么敢!你不能这么说一个教授!”
“闭嘴,你这只臭雪貂!”
罗恩的脸瞬间涨红到快和头发一个颜色,冲上去和护着德拉科的克拉布扭打起来,眼看着即将变成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混战,不想把海格课堂搞砸的哈利稍稍平息了愤怒,连忙上去拉架。
混战中心的德拉科显得有些狼狈,冲过来的哈利不经意地对上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珠,却惊奇地在里面看见了一闪而过的金光。
好像……在哪里见过。
=TBC=
修仙福利。
Emmm…果然拖延症严重的我,没能在国庆假期完结这个短篇,即将变成周更嗷嗷。
欢迎大家用评论砸死我催更。(。ì _ í。)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