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Tao_夏末

微博👉MoyaTao_夏末
最好不过黄子韬,圈地自萌亲妈饭。CP瞎嗑,没事唠唠,投喂安利不挑食,图一乐呵别认真。

【德哈】Он дракон (他是龙)02

前文戳主页。
私设德拉科会龙化。

§一切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
02 有求必应屋

    哈利是被冻醒的,他一边嘟囔着炉火不够旺,一边在身边摸索着肯定是被踢到地上的毯子。在触到冰冷坚硬的地面之后,哈利瞬间清醒,飞快地直起身,脑袋一跳一跳地抽痛着催促他想起昏倒之前的事情。
海格小屋,唤龙曲,龙……龙呢?!
哈利摸索着戴上有些撞歪的眼镜,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天文塔上,感谢梅林,并没有龙的身影,只有他一个人——等一下!
天文塔的另一头还有一个黑影。
就着朦朦的月色,哈利勉强辨别出来那是一个和他一样穿着校服袍子的人影,是个学生。
哈利小心翼翼地凑近了些,入眼的首先便是那头即使是在昏暗的夜色中也不会认错的铂金发色。
“马尔福?!”
“闭嘴,疤头!你吵到我了!”
德拉科皱了皱眉头,烦躁地睁开了眼怒视着面前灰头土脸的哈利。
“喂,你怎么在这儿?”哈利注意到了德拉科比平时更加苍白的脸色,以及显而易见的狼狈,“你也被龙抓过来的吗?”
“什么龙?你脑袋被撞傻了吗?疤头。”德拉科扬了扬下巴,嘴角挂着哈利十分熟悉又令人恼火的假笑,“我只不过在这里吹吹风,就看见你像个巨怪一样砸了过来把自己撞昏了过去。怎么没人来救你?格兰杰和那个蠢货韦斯莱终于良心发现抛下救世主跑路了吗?”
“闭嘴,马尔福!不许说我朋友!”
“破特,想打架吗?”
德拉科懒洋洋地抬起了魔杖,哈利这才想起自己的魔杖不在手边,恼火地攥紧拳头,憋了气朝楼梯走去,“哼,我要回去了,你继续在这吹风吧。”
走过德拉科旁边时,哈利故意狠狠地朝他撞了一下,破天荒地没等来咒骂,却听到一声隐忍的闷哼。德拉科身形一晃,哈利敏锐地嗅到了浓重的血腥气。
“马尔福,你怎么——!”哈利话还没说完,德拉科就闭了眼朝他倒来,哈利伸手触到他被血染湿的长袍,顿时慌了神,“喂,你醒醒啊!”
哈利看着幽长曲折的楼梯,深吸了一口气把德拉科架了起来,一边踉跄着挪步,一边恶狠狠地嘟囔着,“该死的马尔福,要是因为你拖累我被教授逮到扣分,你就死定了!”

“庞弗雷夫人,很抱歉这么晚来打扰您。”
“你是为了那个男孩的事来的吧,老实说……”
糟糕。是斯内普教授。
哈利生生停住了原本打算偷偷溜进医疗翼的脚步,无声地在心里哀嚎着。
“破特,去有求必应屋……”
不知何时恢复了意识的德拉科凑到哈利耳边低语着,声音弱到几乎听不见,要不是俩人贴得近,哈利大概不会发现他在说些什么。
“你别以为你受伤了就可以随便命令我。”
哈利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认命地朝有求必应屋迈开了步子。
“哼,你大可以丢下我。那我就会告诉院长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约我午夜决斗弄伤了我然后逃跑了。”
德拉科凑得太近了,说话时的热气尽数洒在哈利耳畔,使得他莫名红了一侧的脸颊,好在走廊昏暗看不出来。哈利不自在地侧过头,张了张嘴,一大堆反驳的话却堵在喉间说不出来,憋了半天最后只含糊地嘟囔了句,“幼稚。”

“疤头,把那瓶魔药递给我!”
“破特,过来帮我涂一下药!”
……
哈利恼火地随手拎起手边的坐垫朝床头坐着的趾高气昂的铂金脑袋丢了过去,“你手断掉了吗?我又不是你的家养小精灵!”
德拉科没有说话,只是挑起了一边的眉毛,用那双灰眼睛静静地盯着哈利,漫不经心地转了转拿着魔杖那只手的手腕。
哈利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以后哪怕是被龙吃掉也不能让魔杖离手,他真是受够了这该死的折磨人的马尔福。
但是当他没好气地扯开德拉科的衣服,准备帮他涂魔药的时候,那骇人的伤口让他不由地怔住了。这绝对不是马尔福说的不小心划到了,很明显的魔咒伤痕。
他不会真和人午夜决斗去了吧,除了我还有谁会和马尔福这家伙……呸,什么叫除了我,他这么惹人厌的家伙一定树敌无数!哈利为自己的想法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在,甚至还鬼使神差地心虚地瞥了一眼德拉科,却看见见他眉头紧锁忍着疼的样子,脸色苍白得有些吓人。
这家伙好像很怕疼。哈利想起了三年级时候巴克比克弄伤德拉科的事。
哈利上药的手下意识轻慢了些,没好气地说道,“啧,这么怕疼还和人决斗,实力不够就别逞强啊。”
“我要不是因为——”德拉科睁开眼对上哈利探究的目光,硬生生地住了口,“哼,跟你有什么关系。”就是因为你这个蠢疤头,德拉科在心里暗暗补了后半句。
哈利难得没再呛声,德拉科倒是来了兴趣,嘴角扬了起来,“怎么,破特?你这是在关心我啊?还是心疼我啊?”
哈利手一顿,对上德拉科戏谑的眼神,抿了抿唇懒得和他拌嘴,收好放魔药的瓶子准备起身离开。
“疤头……”德拉科不满足于哈利的沉默,伸手扯住他的袖子,直直地对上哈利绿得纯粹的双眸之后,却又瞬间遗忘了自己要说的话。
德拉科敛了脸上的假笑,沉默地对视了几秒,突然转了头,懒洋洋地拉长了调子,“收好魔药之后记得关灯,我要睡觉了。”
有病。
哈利冲着德拉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却在转身后深吸了一口气来平复自己翻腾起来的内心。不是因为生气,而是……他也搞不懂这没来由的悸动。
他居然和他的死对头待在一个屋子里和平共处,真是个漫长而古怪的夜晚。
听着德拉科平稳的呼吸,哈利莫名有些焦虑,但是他实在是太累了,还没等他搞懂是为什么,就已经沉沉地睡去了。他当然也没想起来还没有完成的魔药课作业,更不可能知道他将会在明早第一堂魔药课上迟到,迎接斯内普教授的怒火。
=TBC=

讨厌那种自己的文笔写不出预想效果的感觉
 ̄へ ̄

评论(1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