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Tao_夏末

微博👉MoyaTao_夏末
最好不过黄子韬,圈地自萌亲妈饭。CP瞎嗑,没事唠唠,投喂安利不挑食,图一乐呵别认真。

【德哈】Он дракон (他是龙)03

前文戳主页。
私设德拉科会龙化。

§一切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
03  龙人血脉

“波特先生,请问是你那巨怪智商的脑袋已经忘记了如何思考时间?还是你觉得身为救世主在一节无关紧要的魔药课上迟到理所应当?”
“教授,很抱歉,我……”
哈利平复了一下因为跑得匆忙而变得急促的的呼吸,下意识想要辩解却一时语塞。他能告诉斯内普昨晚他被一头龙抓走了,还和马尔福在有求必应屋度过了一个古怪的夜晚吗?!别说斯内普,如果有人把这些话说给昨天之前的自己估计都能被当成神经病。
哈利目光扫过德拉科,那家伙和平常一样坐在一群斯莱特林中间扬着眉毛一脸讥笑看他出丑。杀千刀的马尔福!竟然自己起床留他一个人睡到在斯内普的课上迟到!早知道就应该把他丢在天文塔上自生自灭!
“看来波特先生并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格兰芬多扣十分。波特,把你的作业放在这里回座位上坐好!”
“呃,抱歉,教授,我没有完成作业……”
下面坐着的格兰芬多小狮子们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哈利硬着头皮迎上斯内普阴沉的目光,在看到他嘴角勾起的一抹扭曲的笑容后,暗暗地在心里哀嚎起来。
“看来波特先生觉得单单是迟到还不能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或者是你已经觉得自己在魔药学上足够有天赋,不需要完成你愚钝的魔药教授布置的作业。”斯内普的话让斯莱特林的小蛇们低声嗤笑起来,哈利被蛇王喷洒的毒液从头淋到脚,为格兰芬多即将扣去的分数感到不安。
蛇王大人冷哼了一声,轻飘飘地喷洒了最后一滴毒液,“很遗憾波特先生,格兰芬多再扣去二十分,周四晚饭后来我办公室关禁闭。现在,滚回你的座位上坐好,马上!”
哈利根本不敢反驳那天还有魁地奇训练,只能在小狮子们恼火的哀嚎中,羞愧地溜到最后一排罗恩旁边坐好。
“哈利!”赫敏红彤彤的兔子眼混杂了担忧懊恼和欣喜。哈利刚想开口讲述昨晚的经历,就被斯内普教授阴森森的眼神一通扫射,大有哈利再犯错就准备给格兰芬多扣去一百分的意味。
哈利连忙挺直了腰板,佯装出一脸认真的模样,等斯内普移开视线才低声说道,“我没事,下课再说。”

“什么?!你说你和那只臭雪貂——唔嗯!”
哈利松开满脸通红的罗恩,心虚地瞥了一眼斯莱特林长桌上那颗铂金脑袋,转头对满脸不可置信的好友嘟囔着,“抱歉伙计,要是给斯内普知道我还夜游,简直不敢想象,我可不能再给格兰芬多扣分了……”
“哈利你不觉得奇怪吗?龙不见了,马尔福却出现在那里。没有一个正常的人会那么晚爬上天文塔只为了吹吹风的!”
哈利看着赫敏严肃的表情,陷入了沉思。
“这还不简单?龙肯定是那个臭雪貂养的,他爸爸是校董,完全有可能允许他的宝贝儿子在学校里养一头龙。龙袭击了你,那家伙准是怕被开除,所以跑去赶走龙。”
赫敏倒是难得有赞同罗恩的时候,也跟着轻轻点了点头,“我觉得有必要和邓布利多说一下,不管是不是马尔福搞的鬼,学校里有一头龙也不是小事。不过不能说唤龙曲的事,不然海格会受牵连的,我们下午保护神奇生物课找机会和海格讨论一下。”

“噢哈利!能再看到你真是太好了!你真的没事吗,有没有受伤?都怪我……”海格说着豆大的泪珠又顺着浓密的胡须滚落下来,哈利只好再一次安慰海格告诉他自己依旧活蹦乱跳一点儿事都没有。
海格哽咽着打了个泪嗝,拿出一张巨大的手绢擤了擤鼻涕,才终于平复了情绪,继续说道:“大难不死的男孩!要知道被唤龙曲召唤来的龙抓走的祭品从来没有活着回来的,要是哈利真出了什么事,等邓布利多外出一周回来,我怎么——”
“邓布利多这一周都不在学校?”哈利出声打断了海格的又一轮自责,和赫敏罗恩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茫然。
“海格,你说祭品没有活着回来的,那有没有可能龙的主人会阻止龙伤害祭品?”
“不可能的!”海格冲提问的赫敏摇了摇头,“除非……是龙认定的配偶。这种情况很少出现,毕竟很少有人能接受与残暴的龙相恋,而且因为龙人血脉的存活率很低,已经有好几个世纪没有听说过了。”
“emmm…没准那是头母龙,看上哈利了!”罗恩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猜想。
还没等哈利的白眼翻起来,赫敏就已经替他反驳了,“得了吧,是哈利足够幸运!要不是那头龙受了伤,哈利这种豆芽菜小身板还不够它塞牙缝的。”
哈利自动忽视了赫敏对他身材“豆芽菜”的评价,抓住了一个重点,“受伤?普通的魔咒能伤到龙吗?”
“是赫敏的切割咒击中了龙的腹部,那里没有厚厚的龙鳞保护。可怜的小家伙……”
“海格!”
“呃,我是说,哈利简直太幸运了!”
腹部受伤?哈利皱了皱眉,回想起了德拉科腹部那个可怖的伤口。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可还没等他抓住些头绪,就到了上课时间。

    如果问德拉科最讨厌的课,那个傻大个儿的保护神奇生物课绝对能排上前三。尤其是今天他拎出一桶龙血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德拉科简直要被那浓烈的味道熏得想吐,本来就病怏怏没有血色的小脸变得更苍白了。
该死!这个愚蠢的家伙!他难道不知道龙血会吸引同类吗?尤其是在昨天还亲眼见了龙之后。是的没错,他就是那头龙,准确的说是马尔福祖先的龙人血脉。
据父亲说,在曾祖父之前的马尔福祖辈还不得不面临一年两次的龙化期,但从那以后的马尔福只会在临近成年的时候龙体不稳定被迫龙化,成年后就渐渐能抑制住龙人血脉的影响,偶尔龙化释放一下就行,对日常生活不会造成影响。
而德拉科就处于临近成年的不稳定期,他的情况院长和校长是知道的,还在禁林特地给他设了一片区域供他抑制不住龙体时暂处。德拉科自从儿时看过父亲在庄园后山龙化时帅气翱翔的模样之后,就一直期待着自己龙化期的到来,可他从没想到被迫龙化初期的感觉是那么难熬,别说翱翔了,他就只想趴在林子里一动不动。
昨天他正趴在林子里闭目养神,结果听到那个愚蠢的傻大个儿唱的劳什子唤龙曲,瞬间血脉偾张丧失了理智,仅存的记忆就是破特那双受了惊吓的绿眸,等他再找回意识,就已经在天文塔上了,自己还受了伤。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德拉科又狠狠地瞪了一眼始作俑者。海格显然也注意到了躲在一边不愿意凑近的斯莱特林们,随手拽过马尔福家的小子,准备拿出点儿教授的威严。
该死,这个蠢货手上沾了龙血!德拉科一个踉跄,甚至有一瞬间感受到了衣服下的龙鳞,他喘着粗气,恼火地吼道:“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你这个肮脏的半巨人!”
“马尔福!你怎么敢!你不能这么说一个教授!”
“闭嘴,你这只臭雪貂!”
罗恩的脸瞬间涨红到快和头发一个颜色,冲上去和护着德拉科的克拉布扭打起来,眼看着即将变成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混战,不想把海格课堂搞砸的哈利稍稍平息了愤怒,连忙上去拉架。
混战中心的德拉科显得有些狼狈,冲过来的哈利不经意地对上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珠,却惊奇地在里面看见了一闪而过的金光。
好像……在哪里见过。
=TBC=
修仙福利。
Emmm…果然拖延症严重的我,没能在国庆假期完结这个短篇,即将变成周更嗷嗷。
欢迎大家用评论砸死我催更。(。ì _ í。)

谢谢!超棒哒~!
这个场景我会写哒(´∀`)♡

安格尔:

给他是龙那篇画的图图😭虽然并没有里面的剧情但我就是瞎几把幻想😭自说自话就画了希望不介意呜呜呜龙龙draco超好@MoyaTao_夏末 

【德哈】Он дракон (他是龙)02

前文戳主页。
私设德拉科会龙化。

§一切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
02 有求必应屋

    哈利是被冻醒的,他一边嘟囔着炉火不够旺,一边在身边摸索着肯定是被踢到地上的毯子。在触到冰冷坚硬的地面之后,哈利瞬间清醒,飞快地直起身,脑袋一跳一跳地抽痛着催促他想起昏倒之前的事情。
海格小屋,唤龙曲,龙……龙呢?!
哈利摸索着戴上有些撞歪的眼镜,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天文塔上,感谢梅林,并没有龙的身影,只有他一个人——等一下!
天文塔的另一头还有一个黑影。
就着朦朦的月色,哈利勉强辨别出来那是一个和他一样穿着校服袍子的人影,是个学生。
哈利小心翼翼地凑近了些,入眼的首先便是那头即使是在昏暗的夜色中也不会认错的铂金发色。
“马尔福?!”
“闭嘴,疤头!你吵到我了!”
德拉科皱了皱眉头,烦躁地睁开了眼怒视着面前灰头土脸的哈利。
“喂,你怎么在这儿?”哈利注意到了德拉科比平时更加苍白的脸色,以及显而易见的狼狈,“你也被龙抓过来的吗?”
“什么龙?你脑袋被撞傻了吗?疤头。”德拉科扬了扬下巴,嘴角挂着哈利十分熟悉又令人恼火的假笑,“我只不过在这里吹吹风,就看见你像个巨怪一样砸了过来把自己撞昏了过去。怎么没人来救你?格兰杰和那个蠢货韦斯莱终于良心发现抛下救世主跑路了吗?”
“闭嘴,马尔福!不许说我朋友!”
“破特,想打架吗?”
德拉科懒洋洋地抬起了魔杖,哈利这才想起自己的魔杖不在手边,恼火地攥紧拳头,憋了气朝楼梯走去,“哼,我要回去了,你继续在这吹风吧。”
走过德拉科旁边时,哈利故意狠狠地朝他撞了一下,破天荒地没等来咒骂,却听到一声隐忍的闷哼。德拉科身形一晃,哈利敏锐地嗅到了浓重的血腥气。
“马尔福,你怎么——!”哈利话还没说完,德拉科就闭了眼朝他倒来,哈利伸手触到他被血染湿的长袍,顿时慌了神,“喂,你醒醒啊!”
哈利看着幽长曲折的楼梯,深吸了一口气把德拉科架了起来,一边踉跄着挪步,一边恶狠狠地嘟囔着,“该死的马尔福,要是因为你拖累我被教授逮到扣分,你就死定了!”

“庞弗雷夫人,很抱歉这么晚来打扰您。”
“你是为了那个男孩的事来的吧,老实说……”
糟糕。是斯内普教授。
哈利生生停住了原本打算偷偷溜进医疗翼的脚步,无声地在心里哀嚎着。
“破特,去有求必应屋……”
不知何时恢复了意识的德拉科凑到哈利耳边低语着,声音弱到几乎听不见,要不是俩人贴得近,哈利大概不会发现他在说些什么。
“你别以为你受伤了就可以随便命令我。”
哈利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认命地朝有求必应屋迈开了步子。
“哼,你大可以丢下我。那我就会告诉院长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约我午夜决斗弄伤了我然后逃跑了。”
德拉科凑得太近了,说话时的热气尽数洒在哈利耳畔,使得他莫名红了一侧的脸颊,好在走廊昏暗看不出来。哈利不自在地侧过头,张了张嘴,一大堆反驳的话却堵在喉间说不出来,憋了半天最后只含糊地嘟囔了句,“幼稚。”

“疤头,把那瓶魔药递给我!”
“破特,过来帮我涂一下药!”
……
哈利恼火地随手拎起手边的坐垫朝床头坐着的趾高气昂的铂金脑袋丢了过去,“你手断掉了吗?我又不是你的家养小精灵!”
德拉科没有说话,只是挑起了一边的眉毛,用那双灰眼睛静静地盯着哈利,漫不经心地转了转拿着魔杖那只手的手腕。
哈利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以后哪怕是被龙吃掉也不能让魔杖离手,他真是受够了这该死的折磨人的马尔福。
但是当他没好气地扯开德拉科的衣服,准备帮他涂魔药的时候,那骇人的伤口让他不由地怔住了。这绝对不是马尔福说的不小心划到了,很明显的魔咒伤痕。
他不会真和人午夜决斗去了吧,除了我还有谁会和马尔福这家伙……呸,什么叫除了我,他这么惹人厌的家伙一定树敌无数!哈利为自己的想法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在,甚至还鬼使神差地心虚地瞥了一眼德拉科,却看见见他眉头紧锁忍着疼的样子,脸色苍白得有些吓人。
这家伙好像很怕疼。哈利想起了三年级时候巴克比克弄伤德拉科的事。
哈利上药的手下意识轻慢了些,没好气地说道,“啧,这么怕疼还和人决斗,实力不够就别逞强啊。”
“我要不是因为——”德拉科睁开眼对上哈利探究的目光,硬生生地住了口,“哼,跟你有什么关系。”就是因为你这个蠢疤头,德拉科在心里暗暗补了后半句。
哈利难得没再呛声,德拉科倒是来了兴趣,嘴角扬了起来,“怎么,破特?你这是在关心我啊?还是心疼我啊?”
哈利手一顿,对上德拉科戏谑的眼神,抿了抿唇懒得和他拌嘴,收好放魔药的瓶子准备起身离开。
“疤头……”德拉科不满足于哈利的沉默,伸手扯住他的袖子,直直地对上哈利绿得纯粹的双眸之后,却又瞬间遗忘了自己要说的话。
德拉科敛了脸上的假笑,沉默地对视了几秒,突然转了头,懒洋洋地拉长了调子,“收好魔药之后记得关灯,我要睡觉了。”
有病。
哈利冲着德拉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却在转身后深吸了一口气来平复自己翻腾起来的内心。不是因为生气,而是……他也搞不懂这没来由的悸动。
他居然和他的死对头待在一个屋子里和平共处,真是个漫长而古怪的夜晚。
听着德拉科平稳的呼吸,哈利莫名有些焦虑,但是他实在是太累了,还没等他搞懂是为什么,就已经沉沉地睡去了。他当然也没想起来还没有完成的魔药课作业,更不可能知道他将会在明早第一堂魔药课上迟到,迎接斯内普教授的怒火。
=TBC=

讨厌那种自己的文笔写不出预想效果的感觉
 ̄へ ̄

【德哈】Он дракон(他是龙)01

Он дракон 他是龙

萌新第一次带德哈tag好激动,想写这个很久了,终于放假有点时间马上动笔~
设定德拉科是龙,如果情节有撞脑洞的或者其他不妥当的请告诉我。
涉及唤龙曲的梗来自电影《他是龙》

§一切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
01    唤龙曲
       【晚饭后请到小屋来找我,有大惊喜给你们三个看。海格。】
       “噢,海格的惊喜,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赫敏看着哈利手中龙飞凤舞的字条,皱起了眉头,不安地放下了手中的叉子。
       “说不定他又搞来一颗龙蛋?”罗恩大口嚼着南瓜派,嘟嘟囔囔压低了声音,充满期待地猜测着。
       “得了吧,想想诺伯给我们带来了多少麻烦!”
        听到赫敏的话,哈利回想起了一年级那条被查理带走的挪威脊背龙,不禁打了个寒颤,折起纸条,不怎么积极地建议道:“那,我们快点吃完,去看看就知道了。”

        格兰芬多三人组解决完晚餐,在寒风中疾步走向了海格的小屋,壁炉里熊熊燃烧的旺火让三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满足的长叹。
        围坐在壁炉旁,海格热情地给他们沏了茶,还没等发问就抑制不住地低声说道:“霍格沃茨有一头龙!”
        赫敏拿胳膊肘狠狠捣了一下乌鸦嘴的罗恩,他手里的茶撒了哈利一袍子,一阵手忙脚乱中,哈利看向海格,难以掩饰声音中的惊恐,“海格!你难道又弄了一颗龙蛋?!”
        海格乱蓬蓬的大胡子里藏着一张激动得通红的脸,大手摆了摆,“噢,不,我没有——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想,如果邓布利多允许的话但是——呃,等等,我是说霍格沃茨有一头龙,就在林子里!”
        海格朝窗户张望了一下,稍稍压低了声音,“我听到了龙吟!还是头幼龙呢,可怜的小家伙……”
       “海格!”赫敏打断了他,紧张地吞了口口水,“一定是你听错了,邓布利多怎么会允许学校里有一头龙呢!”哈利跟着狠狠地点了头,他无法想象海格口中的小家伙或许现在就在霍格沃茨的某处小憩的模样。
        海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兴奋地挥了挥,“这个是我从一个俄国人手里赢到的,他教了我唱法!据说幼龙抵挡不了这种古老的召唤术,会本能地飞到召唤者身边!”
        赫敏把纸拿了过去,仔细地辨认了一下字迹,“唤龙曲?这是俄国很早以前用于祭祀的,因为需要给召唤来的龙献祭纯洁的少女,所以很早就被取缔了。海格,这是被禁止的!”
       “哇,俄文的你也看得懂!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罗恩把脑袋凑过去,看着纸上圈圈画画的外文字母,皱了皱鼻子。
       “我是在——”
       “图书馆!”
        赫敏白了罗恩一眼,后者缩了缩脑袋示意她继续。哈利吃吃地笑着,但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胃里像装了块沉甸甸的石头。
       “啊,那个俄国人说现在唤龙曲只在捕捉幼龙时候使用,不会对人造成伤害,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一会儿赫敏站远一点,哈利和罗恩跟紧我。”
       “什么?!”

        在海格的盛情邀请和赫敏笃定保证绝对不会有龙的一番争执之后,四个人在夜色中匆匆来到了禁林边。
        海格吟唱起古怪的调子,风把声音吹散了听起来十分扭曲,寒意狠狠地灌进骨头缝,哈利收紧围巾,不安地在地上蹭了蹭鞋子,他感觉自己的脚趾头都冻麻了,十分想回到温暖的塔楼。
       “嘿,海格!根本就没有龙,我们还是回去暖和一下吧!”罗恩显然也是冻得够呛,哆哆嗦嗦地冲还在断断续续吟唱的海格喊道,哈利一边点头一边朝他凑近了些。
       “等等,再等一下!还有一句词,你们知道的,俄语很难讲,那个弹舌的音我总是发不好……”海格清了清嗓子,默念了几遍才笃定地唱出声,“Забирай, забирай, приходи, прилетай, на века отдана дева юная. ”

        哈利瞪大了眼睛看着上空,就算是不相信有龙的赫敏,也下意识地屏息盯着禁林的方向。风稍稍小了些,衬得周遭更加肃然。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海格……”哈利打破了沉默,吸溜着冻出来的鼻涕,和有些失望的海格大眼瞪小眼,犹豫地开口,“呃……我们要不然,还是回去吧。”
        赫敏凑上前来,站到了罗恩旁边,正要出声安慰沮丧的海格,就被他的大手一把拽到了身后。
        仿佛是瞬间的事,风骤然大了起来,哈利还没反应过来,恍惚间只听见海格的低吼,“龙来了!赫敏躲远点儿!噢,罗恩,没事的!别跑,他不会伤人的!”
        哈利转过身,顿时被扬起的风沙迷了眼。他艰难地从眼泪的缝隙间,看清了眼前不可思议的景象。
        那是一头龙。
        比哈利见过的所有龙都要漂亮的一头龙。
        通体银白,每一片龙鳞在夜色中都闪着微光,翅膀的挥动甚至透着些优雅,修长的脖颈弯了弯,哈利倒吸一口气正对上那双低垂的龙眸,冷漠的灰蓝色隐隐透了些金光。
         就连飞翔的感觉也比骑着他的宝贝火弩箭来得舒服——等等!他在飞?!
        哈利缺氧的脑袋终于回了神,惊恐地看着抓着自己的龙爪,挣扎着伸手摸向口袋。糟糕,魔杖掉在地上了。
       “噢,不!天啊,哈利!!”
       “昏昏倒地!你个笨蛋,喊有什么用!救人啊!统统石化!”
       “四分五裂!”
       “噢,不要,别伤了他!他还是只小龙!”
       “闪开,海格!”
        ……
        后面的话哈利听不见了,不知道是罗恩还是赫敏的哪条咒语击中了龙,一阵剧烈的晃动之后哈利和龙一起砸向了霍格沃茨的某座高塔,脑袋一阵锐痛,昏了过去。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他?!
        哈利在昏过去之前脑海中最后闪过的是格兰芬多的红宝石计分器。
        但愿麦格教授能少扣一些分。
        啊,如果他还能醒来没被龙吃掉的话。
=======TBC=======
下一章德拉科出场~
lofter的排版我一直不太搞得懂,有什么问题希望大家告诉我,我会努力改进(*´∇`*)

【论韬韬自体CP的可行性】方杰×大海(2)

写上一篇的时候电影还没有上映,我那时以为方杰是真·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没想到看完电影才知道我方杰宝宝全上海滩最苦命!是个没人爱没人疼的小可怜儿……赚尽了本亲妈饭的眼泪😭
所以决定写一篇方杰宝宝的幸福ending!
================
      “生物扎根处,死无葬身地……”
      被丢进苏州河的前一秒,方杰耳畔突然回响起了这句话,身体的疼痛让大脑变得异常迟钝,他艰难地在脑海中略过自己短暂人生的一幕幕,终是释然地扯了扯唇角——
      罢了,这才是命吧。
      我方杰人傻,到死,也搞不懂这吃人的上海滩是怎样的游戏规则。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我梦见整个上海滩都是我的!”
      冰冷的河水灌进身体的每一处缝隙,伤口的疼痛变得麻木,方杰冷笑着尽情感受死亡逼近的嚣张气焰。
终是梦一场。

      “咳咳……”
      “你终于醒啦!范老板说给你吃枪子儿的人手下留了情,说你福大命大死不了我还当他是骗我呢!你要是再不醒,我就要跑去面馆砸场子了……”
      方杰费力地抬了抬眼皮,视线模糊得厉害,只能隐约看见人影晃动,不知自己躺了多久,竟是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使不出来。方杰试图找回些思绪,身旁人颇大的嗓门偏偏不知是在嚷嚷什么,听得他耳畔聒噪。
      “闭嘴……”
      大海捕捉到了方杰低到几乎听不见的暗哑声线,叨叨不停的声音瞬间被掐断,梗着脖子涨红了脸,憋了半天才搓搓手嘟囔出一句,“我,我给你倒杯水去!”
      傻子。
      方杰闭了眼,纵使没看清人影他也猜出了这人是谁——厨娘家那个叫大海的傻小子。上海滩没变了天之前,来看望厨娘在家中小住过一段,天天跟在自己屁股后嚷嚷着要跟着做大事,着实是个有趣的人。
      只是……
      方杰想起这傻小子跟着厨娘回家前对自己说的话,顿时有些头疼。
      “方少爷……我,我不知道我是……我可能是病了!我知道这不应该,但是……”
      方杰挑眉看着大海眼眶发红,语无伦次的模样,内心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果然,下一秒颊侧就感受到了属于嘴唇的濡湿……
      “你——!”方杰手中的枪下意识地抵上了大海的额头,有些气急。放眼整个上海滩,有何人敢对他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怕是有,也早死在自己这枪口之下了。
      而眼下这个穿着粗布衣衫的乡下男孩儿却躲也不躲地任自己的枪口顶着,红着眼眶瞪了一双含了情丝的桃花眸。
      “……我喜欢你。”
      言语中竟是透了满满的委屈。
      他方杰,吃过枪子儿住过牢,玩儿过婊子杀过人。除了阿爹和留学在外的大小姐,他没向谁服过软,也不懂犹豫和心软是何等情绪。可面对这个说了冒犯之言的傻小子,喉结滚了几番,指下的扳机却怎也扣不动半分。
      “滚!”
      记忆中那人倔倔的模样,发红的眼眸同眼前重合,换了心境,方杰倒瞧出了几分可爱。一边喝着水,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大海念叨自己被救之后九死一生的惊险经历。
      “只是这上海滩如今是变了天了,我听范老板说青帮唐家无一生还,倒是可怜了无辜的大小姐……”
      方杰端着水杯的手一顿,神色却不曾改变半分,只轻轻应了句,不知是说与谁听,“哦。都死了……都死了啊。”
      大海不知其中瓜葛,想起眼前这位也曾是青帮太子爷,只当他为自己方才所言伤心,慌忙住了口,眼睛怯生生地观察着方杰的神情,小声念着,“对不起……”
      造化弄人。
      方杰盯着杯中氤氲出的水汽走了神,阿爹争了一辈子,守了一辈子,得到了什么呢?上海滩老大又怎样,不还是连自己女儿的命甚至自己的命都没保住……
      芊芊死了。
      方杰本以为自己听到这个消息会心痛得要死,可仿佛心死过一次便自此变得麻木,上海滩的人与事,竟恍如隔世。
      打记事起就是一个人,争抢了二十多年,做了一场华丽而充满危险的梦,梦醒了,终究还是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方杰不知何时将心中所想怔怔地念出了声,等回过神来人已经处在大海的怀中。方杰很少与人如此贴近,和那些个温香软玉不同,这个怀抱有着男孩特有的硬实,隐约还能嗅到些泥土和皂角混杂的气息。
      陌生,却温暖。
      “不是的啊,你还有我。”
      麻木冰封的心裂了个口子,灌进来一些暖暖的方杰不曾体会过的东西。
      大海稍稍拉开了些怀抱,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干燥温暖的唇印在方杰的唇上,却不敢多停留,退了退身子,抿着唇静静地等着被冒犯的方杰对自己的宣判。
      看着大海蠢兮兮却认真赤诚的模样,方杰心口有些酸,莫名想笑,伸手将身体僵直的大海重新扯回了怀抱。
      “大海,谢谢你。”
      谢谢你,给了方杰第二次生命,给了他有渴望活下去的第二次生命。
      若说上海滩的方杰少爷从不怕死,行事果决,杀人不眨眼,而这一次,他只想做个为自己为爱他的人而活的普通人方杰。
      “所以……我现在可以喜欢你吗?”
      “傻子。”
      “你怎么和范老板一个样子,不回答我的问题,永远只说我傻!”
      “因为你真傻……好了,松手!”
      “你不告诉我我不松手!”
      “滚!”
      “这次你再凶我也不会走了。”
        ……
=END=
试试排版(。ò ∀ ó。)
太喜欢我们方杰了,强行HE。

【论韬韬自体CP的可行性】方杰×大海(1)

嗯,来尝试一下微博以外APP😃
乡村忠犬攻×少爷傲娇受
or
少爷攻×迷弟受
……
攻受见仁见智😂
=============
“哈哈哈哈哈……”
方杰听着楼下传来的一阵高过一阵的吵闹嬉笑,不经意地皱了皱眉头,没回头随口朝身后站着的管家问了句。
“回少爷,是厨娘的儿子从乡下来看望,老爷吩咐了住在客房,您要是不喜欢,我便遣人给他安置在他处。”
方杰停下整理领结的手,从镜子中移开了视线,接过管家手里的外套,淡淡地回了句,“不必了,按父亲的安排来吧。”

厨房里,大海边帮自家母亲打下手,边和一旁擦洗餐具的丫头贫嘴,惹得小姑娘红着一张小脸举着手作势要打他。
“行了大海,别闹了,这可不是咱家里,随你撒野的。去,把这盘点心端出去,当心别给撒了,这可是少爷最爱吃的!”
大海耸了耸肩又撇了撇嘴,接过点心边朝外走边嘟囔着:“知道啦!娘你一年才见我几天啊,每次见面就知道念我!我还喜欢吃煎饼呢,怎么没见你——呃。”
大海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怔怔地看着楼梯上下来的方杰。
大海没念过书,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第一眼看到的这位方家小少爷的模样,脑子转了半天终是只有好看二字。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呐……
比村里公认最好看的马叔家的女儿还要好看。

方杰撇了一眼餐厅桌边站着的傻大个儿,看他捧着盘子张着嘴呆愣住的模样倒也觉得有趣,便走过去和他说话,“你叫什么名字?”
不得了,好看的人连说话都好听,大海堪堪回了神,把盘子放在桌上,粗糙的大手局促地拽着衣角,耳朵蹭地红了个彻底,“大,大海……”
“大大海?”方杰打趣地重复了一遍,不禁勾起了唇角。
“不不不不是!是大海……”
啊呀,真是没出息!扒火车时候怎么也没见你这样没出息!大海在心里骂了自己几句,面上却仍是满脸慌张。
“哎哟,少爷下来啦!大海你咋这样没礼貌,给少爷问好!少爷,我家崽子乡下来的不懂规矩,您别……”大海妈在围裙上蹭了蹭手上的水,慌忙扯过一旁傻站着的大海。
“无碍。”方杰摆了摆手,刚刚隐隐的笑意又被敛了回去。
大海望着方杰转过身挺直的背影,偷偷在心里嘀咕着,怪不得世人都要来这上海滩瞧上一瞧,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怕是都如这般好看哩!
……

=TBC=